•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283章 拉起心腹走在叛离北辽的道路上(两更合一)    文 / 晴了 更新时间: 2017-11-21 02:0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283章

    可惜是大冬天的,王洋哪怕是恨不得拿到了地契的当天就把那些老房子全拆了,也只抠着手指头慢慢地等等着春开的降临,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开始在脑海里边构想该设计一套什么样的院落。

    探访过无数中国古代园林精华,集古今中外建筑艺术造型之大成的王大设计师,自然不可以弄一栋土鳖到暴的筒子楼来住。

    而是全采用一种既符合华夏民族特征审美观地设计理念的古典式建筑模式。不过,设计工作绝非易事,重要的是王洋虽然在后世参观欣赏过无数的著名园林建筑啥的,但问题是人家那都是好几百亩地。

    所以,王洋只能在有限的空间之内施展自己的设计理念与才华,这才是最考究他这位设计大师的地方。

    不过,王洋那兴致勃勃地在脑海里边足足构思了大半个时辰,终于有了一丝灵感,提起了碳笔就要落于宣纸之上时,却听到了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童贯这个死太监好死不死地出现在了门外。

    “我说老童你怎么过来了。”王洋哪怕是心情再不美丽,看到那一脸讨好笑意的梁师成,也只能按捺下心中的不满,无奈地搁下了手中的碳笔。

    “先生,我家殿下在王府中设了家宴,想请先生过府一聚……”梁师成干笑了两声之后,似乎看到了屋外没有人之后,这才凑到了近前来压低了声音道。“陛下也来了,不过心情不太好……”

    王大爷一脸吡了狗的表情看向梁师成,特么的自己成啥了?能够让男人快乐的蓝色小药丸不成?一不快乐就想起自己。“直说吧,是不是你家殿下让我过去喝酒?”

    “不是,是陛下相邀……想请先生一块过去聊聊。”梁师成打了个哈哈之后赶紧声明道。

    “好吧,唉,那个师师你给我看着,千万别让人给弄乱了,我去去就回来。”王洋只提搁下了碳笔,朝着李师师吩咐了几句之后就随同梁师成一道快步而去。

    #####

    赵煦的情绪的确不高,不过在看到了王洋之后,还是露出了一个比较阳光的笑脸。“先生来得正好,快快坐下,方才朕正在想先生什么时候才能到,先生便到了。”

    一翻寒喧之后,王洋便坐了下来,先是抽干了一杯美酒,就着一案的美味佳肴吃了起来,三巡美酒下肚,从一开始的扯闲话,终于扯到了影响赵煦情绪的这件事情上来。

    原来是因为已经到了年尾,而大辽又派来了使节索要明年的≤让我大宋得数十年之安泰?”赵佶忍不住小声地劝道。

    “朕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你看看现如今的大辽,政体败坏,奸臣掌国,使得北辽上下怨声载道,这不正是我大宋重夺取燕云十六州的最好时机吗?可是太皇太后还有那些大臣们的眼里边,却只愿意继续耗费大量的财帛,继续偏安……”

    王洋听着赵煦的吐槽,果然,这位大宋天子也是一位很愤青的小伙子。很不错,我喜欢,至少少年人就该锐意进取才对。

    不过,这位大宋天子的愿望是美好的,但是现实是骨感的,至少真是想要兴兵讨伐那大辽,那稍有不慎,对于大宋而言,可是要伤筋动骨的。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在于,现如今,大宋的朝野,都有着一种普遍的意识,仿佛收复燕云十州那已经是好几辈之前的梦想,跟他们的关系不大。

    他们更希望的是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嗯,争争权,夺夺利,多捞几票,多挣几笔,等到了致仕之时,家中良田万倾,那就完美了。

    这就是为什么至仁宗皇帝以来,大宋的天子们都一直希望变法,就是渴望打破大宋立国以来渐渐形成的那种居安不思危,对于大宋王朝越来越内部腐朽不堪的政治格局。

    王洋是什么人,说好听一点是一位热血沸腾的华夏民族主义者,说得直白一点,这货就是一个愤青,而且还是特别愤青的那种货色。

    一开始还能够保持理智,听着这位大宋天子在那里吐槽,可是听到了后来,王大愤青是越来越觉得这位大宋天子实在是太特么的知己了。

    原本只是想过来当听众或者是情绪垃圾桶的王洋忍不住开口道“陛下言之有理,可是陛下可曾想过,若是要取燕云十六州的话,只能徐徐图之,毕竟我大宋已然歌舞升平已久……”

    果然,王洋看到了那位情格冲动的少年天子表情瞬间垮了下来,看样子最不喜欢听的就是这种老成之言。

    “不过嘛,对付北辽,又不见非只能采用战争这样的手段。”王洋笑容显得那样的温和,表情和语气也都那样的从容,可就是话里边溢散出来的那种浓浓的阴谋味道,却是让赵煦与赵佶哥俩不禁一愣。

    “先生何出此言,莫非先生这里,已然有了对付北辽的计策?”而赵佶这位心性跳脱的得瑟小王子更是迫不及待地问出了声来。

    而他身边的赵煦也同样是两眼死死盯着王洋,满脸的期盼。

    “……王某倒是有一点构想,只不过,这些构想尚未完全成熟,不过,对付这北辽,其实不外乎军事、政治和经济这三种手段。”王洋怎么也没有想到,赵佶居然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自己突然收到了消息,过来这里吃个酒,特么的怎么就变成了讨论国家大事了。

    “这军事,想必是指大军压境,攻城拔寨之事吧?那不知这政治与经济又是什么样的手段呢?”赵煦亦不由得兴趣大增,特别是王洋所言,让他觉得颇为新鲜。

    “陛下想必应该知晓战国时,苏仪、张秦之旧事?合纵联衡,还有那三国之时,孙顺联刘抗曹……”

    王洋的口才自然不是盖的,而他所举的这些例子也都是历史上鼎鼎大名的历史事件,而这些事件的发生,皆是政治手段。

    而王洋不但将那些历史上的大事件的政治手段一一的用浅显易懂的方式进行了解读,更把政治与军事结合之后进行阐述。

    因为政治与军事原本就是一对相互依存的双胞胎,军事力量的大小,与政治的话语权的大小可谓是紧密不分的,就如同新中国的太祖皇帝就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至理名言:枪杆子里出政权,就是这个道理,只有掌握了军事的主动权,才能把握政治的主动权。

    #####

    随着王洋的侃侃而言,赵佶这位年轻人一脸的不明觉厉,但是听在了赵煦自幼就天天蹲在朝堂之上扮演吉祥物的大宋天子的耳朵里这就不一样了。

    毕竟哪怕是赵煦还不能执掌权柄,但问题在于,他好歹当了那么些年的吉祥物,正所谓没吃过猪肉,看猪跑步看了那么些年,好歹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更何况,王洋的解释,并不像那些老学究似的,喜欢拽文嚼字,弄得人一头雾水,以显示他们文化水平的高深莫测。

    而王洋则是用一种平实质朴的语言,通过实际的案例,来向赵煦解释政治与军事之间的紧密联系,以及两者之间的相辅相成。

    实在是让赵煦听得神彩飞扬,眉飞色舞不已。听到精彩处,赵煦甚至还能够插上一两句话,点评一二。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今日得听先生之见解,朕才方知古人果不虚言,诚如先生所言,军事是政治手段的延伸,但是,我大宋与北辽之间,难道也可以使用政治的手段来削弱对手不成?”

    “这是自然。”王洋抹了一把嘴边的白沫,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陛下想必也应该知道,北辽的天子耶律洪基此人为人昏庸,忠奸莫辩,只知道迷于酒色,嬉戏游猎,荒于国事,如今之大辽诸务,皆委于耶律乙辛一人之手……”

    “可是那耶律乙辛终究是北辽的太师,与我大宋可是没有半点的干系,他又岂会愿意从我大宋之意愿?”虽然听得精彩纷呈,但是赵煦好歹还是有些理智的。

    “他当然不会听从,因为现如今的辽皇对他还是信任有加,可是陛下,您莫非忘记了,当今辽皇的皇后甚至是太子,是死于何人之手?”

    “此事,朕倒也听闻一些传言,据说是那位北辽的太师暗中下的手……这样的传言当不得真吧?”赵煦不以为然地笑了一笑答道。

    王洋无奈地干脆就直接把话给挑明了。“陛下觉得什么样的北辽,对于我大宋而言是最好的?是上下团结一心的北辽?还是内部不稳,勾心斗角,君臣相疑的北辽?”

    “当然是……当然是内部不稳,君臣相疑的北辽,对于我大宋而言,才是最好。”赵煦愣愣地看了王洋半天之后,总算是回过了味来。

    王洋的这番话,着实让赵煦感觉到了一些不同,或者说,他的这番话,让赵煦明白了,原来除了军事手段之外,还真的可以利用政治上的手段,使得北辽朝堂动摇,若是操作的好的话,说不定还能让大宋乘隙获取利益。

    赵煦的脑袋里边已经出现了一个画面,耶律乙辛与那耶律洪基之间开始不信任,而使得北辽的政治局面变得不稳。

    而耶律乙辛定然不会束手就擒,肯定会拉起一批心腹在背离耶律洪基这位北辽皇帝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先生今日的这番话,实在是让朕受益非浅,若是真的能够操作得好,说不定很有可能会让整个北辽陷入纷乱之中,到了那时候,我大宋当中取利,甚至是……”

    赵煦站起了身来,搓着双手,激动得在屋子里边走来走云,此刻的他兴奋得难以自抑。越发地觉得那个嗓子都已经说得有些干哑的王洋,实在是上天赐给大宋的良材美玉。

    更是父皇在天之灵,给自己送来的一位不世良臣。这让赵煦越发地渴望能够早日亲政。但是,一想到太皇太后那副仍旧一直把自己当成不成熟的小屁孩的样子,赵煦就不由得一阵心塞。

    #####

    看到那赵煦站在那里,表情一会忧一会喜,一会惆怅一会又愤愤的样子,王洋焉能不明白这位年轻的吉祥物天子在想些什么。

    “其实陛下不必着急,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而事情,也是需要一步一步的做,其实陛下现如今最紧要的,不是急着考虑如何亲政,而是因为考虑,当您亲政之后,该如何行事……”

    看到那赵煦似乎还有些不太理解,王洋隐蔽地翻了个白眼之后忍不住小声地提醒了一句道。“陛下,太皇太后虽然还在听政,可是她老人家毕竟年岁渐老,而陛下您却是日渐成长……”

    这下子,赵煦总算是回过了味来,对啊,太皇太后已然快六十了都,在这个时代而言,绝对算得上是高寿了。

    就算是她再贪恋权柄,又还能听政几年。而自己呢,都还没成亲,还有几十年的大好年华等着自己,当自己亲政之后,自然是可以好好的大展拳脚。

    “不错,多谢先生提醒,朕所需要考虑的确是亲政之后,如何治理大宋的江山社稷……”赵煦信心十足,斗志满满地紧握起了双拳,仿佛被王洋忽悠了一顿之后,已然恢复了新生。

    PS:两更合一,晚上还有一更哈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离骚客(www.16898.pw) 手机版:www.16898.pw/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